春耕时的背影

2020年03月11日 08:22  点击:[]

 

发布时间: 2020-03-11 08:22 来源: 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大地回春,万物复苏,一年一度的春耕,又拉开序幕了!

天灰蒙蒙,我从睡梦中醒来,窗外飘着绵绵细雨,春雨的到来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大地,也唤醒了或许还在熟睡的父母。

窗外微弱的灯光照进了房间,我打开窗户,揉了揉眼睛,模模糊糊看到那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阿爹,天还没亮,你们起这么早干嘛,这么冷的天,而且还下着雨呢。”

父亲回答道:“春雨来啦,地里成熟的小麦还没割呢,淋了雨可就不好了。”话音刚落,父亲关了灯,就跟母亲一起背着竹篮出了大门。

“手推呕哑车,朝朝暮暮耕。未曾分得谷,空得老农名。”农忙时,“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已经无法形容父母的勤劳了,他们,是在没日没夜地辛苦耕作。

这样的场景,我经常能看到,只是小时候还不懂事,总觉得下雨天就是最适合捂好被子睡懒觉,而现在,想着年迈的父母仍是起早贪黑,我却再也没能入睡。

起床简单洗漱,抱着两把雨伞直奔地里。真是“脸朝黄土背朝天”,远远的就见父母像是再跟春雨抢小麦一样,弯下身加快收割速度。草帽太小,根本遮不住雨,他们的衣服早已湿透,本想把手里的雨伞递给他们,可还没等我开口,父亲便说道:“阿梅,你来干嘛,雨下得小,没事的,等回去我们再换衣服就可以了,你快回去吧,别感冒了……”看着父母劳作的背影,心里阵阵泛酸,瞬间泪水打湿了眼眶。

忙忙碌碌,却没有停下过脚步。就连吃个午饭父亲都是稀里哗啦两三下,父亲说:“天气预报上连续还有几天的雨,得赶快把成熟的庄稼收回来。”于是便戴上草帽,拿起镰刀,背上竹篮,又是一个背影。年迈的父母像个为生命不断旋转的陀螺,除了吃饭和三更半夜睡觉那会儿功夫,他们几乎是没有闲着的时刻。

每到春耕时节,赶着水牛,扛着犁耙,是我对父亲最深的印象。父亲早早地就赶着喂饱的水牛,肩扛着犁耙,悠悠地来地头,开始一天的劳作。父亲一只手握着牛绳,另一只手扶犁耙,吆喝着水牛在地里来回转圈耕地,粗大的泥块被捣碎了,变成软绵绵的泥土。记忆犹新:有一次父亲让新买的一头水牛耕山地,水牛应该是从没被训过,刚驾上犁耙,就一个劲地往前冲,把父亲狠狠地甩出几米远,双手被牛绳和犁耙弄的满是鲜血,可父亲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地边的臭草揉成团按在手上,转身站起又继续劳作。看着辛勤劳作,满头大汗,全身沾满泥土的父亲,我体会到了书本上学来的那首古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真正意义。

时间流逝,父母也老了,日复一日繁重的农活加重了他们的驼背,耕地、种庄稼愈加吃力。我劝他们不用这么拼了,可以放下锄头,好好养身体,可他们却对我的劝说充耳不闻。说得急了,他们总是坦然一笑,说我们一辈子做惯了,闲着也闲不住。谁愿意不顾劳累没日没夜的干农活?谁又不愿意有个好身体颐养天年?我的心里明白,他们之所以不愿丢下那庄稼地,是为了给我们做儿女的减轻负担。

春雨越下越大,父母在地里忙碌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父亲耕地的画面,在脑海挥之不去。(潘继梅)

关闭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主办:中共施甸县纪委 施甸县监察委 版权所有    地址:施甸县甸阳镇甸阳东路012号

备案号:滇ICP备126006145号    邮政编码:678200    电话:0875-8122071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