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文苑】满山“小儿拳”

2019年03月25日 15:46  点击:[]

 

春雨滋养山林,山间野菜破土而出,遍地的山茅野菜带着泥土的呢喃和春天的气息纷至沓来。细竹签串起的刺包包泛着诱人的紫红,散发着浓烈鱼腥味的折耳根,还有那素净的芭蕉芯……“蕨芽珍嫩压春蔬”在诗人陆游看来,野菜之中,蕨菜最为鲜美。

蕨菜,笔直挺拔,毛绒绒的绿茎举着一个个小拳头儿,亭亭玉立地站在山林野地里。单看蕨菜,紫红透绿,垂首滴露,但只要有蕨菜生长的地方,别的植物便没有立足之地。它们的根系霸道地从地下进攻,汲取养分,快速繁殖。

蕨菜生长势如破竹,很快便是“满山小儿拳”。

说来奇怪,蕨菜并没有树木高大的身躯,可是人们不用动作轻巧温柔的“采”字与之相配,而偏偏选取一个带着攻击性的“打”字。可能,正是因为蕨菜的这股“倔强”,人们才说“打蕨”而非“采厥”吧!

都说众口难调,人们对野菜的偏爱也是不尽相同的。但无论是哪种野菜,若是单独食用都带着一丝桀骜不驯的“野气”。正所谓“邪不压正”,我们总是能找到降服这股山野气息的办法。野菜食用之前,用开水焯或是酸木瓜去涩味,用水豆豉凉拌,与骨头鲊同炒,和豆酱共烩,又或者与腊肉爆炒……人们用尽千方百计只为留住这一口春鲜。

春分过后,上山“打蕨菜”就是施甸山里人的日常。轻轻地一“打”,伴着脆生生的声响,蕨菜便打好了。蕨菜放入水中揉搓,把表面的绒毛漂尽,折成长短相同的小段,在开水中焯,用清水浸泡,蕨菜一波碧绿,撩拨着人们的味蕾。豆豉或是酱油、油辣子等调料凉拌蕨菜,一丝清凉混合着若有若无的苦,口感软滑,咀嚼成丝。若是与腊肉相炒,荤素中和,味觉鲜香。

施甸的东西两山,就有这样一群以买野菜糊口的老太太。他们聚集在街道的一角,要么背篓里裹着一层厚厚的油布,里面装满了焯好浸泡后的熟蕨菜,买卖的时候以碗论;要么在水泥地面上铺垫口袋,上面排满了一把把捆好的生蕨菜,买卖的时候以把论。蕨菜廉价,新鲜上市的时候,4块钱一碗,1元钱一把。微薄的收入,对于这些老人而言弥足珍贵,这是大山的馈赠更是亲手劳动换取的果实,他们心安理得。

野菜街的老人,衣着朴实、缠着大包头、满身风雨、两腿泥泞……人脸匆匆,有的人心中存着怜悯,有的人满脸的鄙夷。人和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有些人拥有着自己的一片精神家园,那是与贫富无关的幸福。

在公交车上,偶遇野菜街中的一位老人。西山人,年过六旬,以卖野菜和草药为生,老人抱怨从西山开往县城的微型车又涨了两元钱,在这样下去她坐不起车了,她一年卖菜的钱还不及微型车司机一天的跑车费。老人一脸惆怅,一通抱怨诉说着生活的艰辛。此时,一位刚输完液的男人上了车。在司机的提醒下,男人开始翻口袋找零钱。显然,这是他第一次坐公交车。男人的手脚并不利索,他翻遍了全身的衣袋,也没有找到零钱。看到别人有了难处,前一分钟还在抱怨生活不易、苦钱难的老人,从包着钱币的手绢里拿出了两张皱巴巴的一元纸币,一边说着:“阿是不有小钱?”一边把钱塞给那个萍水相逢的路人。她没有计算两元钱要卖两把蕨菜,一碗豆子才换得来,就是见不得别人有难,便主动解人之难。

公交车上,鸦雀无声,沉默片刻后,后排的一对情侣说着:“我没有零钱,要是有我也给他。”老人下车了,她瘦小的身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而她的举动就像蕨菜紧握的小儿拳,重重的击打在我们的心头。在她的世界里,她不知道她刚才的举动是“助人为乐”是“友善”。她做人的准则就只有“好”与“坏”,她一辈子的轨迹都要朝着“好”的方向前进。多少人,他们可能就来自野菜街,他们可能来自建筑工地,他们来自山凹……他们像山间野菜一样平凡、普通,但是坚守着自己那片真善美的精神家园。

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够遇见那位仅仅有过一面之缘的西山老太太呢?(罗春莉)

上一条:【纪检人·手记】生命之花怒放在扶贫路上 下一条:【清风文苑】清晨时光

关闭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主办:中共施甸县纪委 施甸县监察委 版权所有    地址:施甸县甸阳镇甸阳东路012号

备案号:滇ICP备126006145号    邮政编码:678200    电话:0875-8122071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