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文苑】我怀念的见字如面

2019年05月29日 16:38  点击:[]

1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吗

现在工作很忙吧

身体好吗

我现在广州挺好的

爸爸妈妈不要太牵挂

虽然我很少写信

其实我很想家

……”

这是小时候我从电视机里听到的一首很火的流行歌曲——来自李春波的《一封家书》,它大概是记忆中为数不多的能引起父辈情感共鸣的流行音乐。后来,我才渐渐明白,那《一封家书》,正是我们的父辈所期待的一封来自漂泊在外的儿女写给父母的信。

不知道,你是否赶上过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没有邮件、没有微信,只有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一封信经历传递的颠簸,再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展开信纸,逐字逐句的去阅读,再合上信慢慢回味。我们用写信、寄信、收信、读信、惜信,这一连串的动作发酵出一封最具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书信,也记录着见字如面的美好岁月。

2

我的堂哥到昆明读书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家里出了第一个大学生,欣喜之情自是不言而喻。而我们对昆明、对大学的认知就是从堂哥寄回来的那一封封信开始的。每当大爹收到信的时候,就会说:“你给我们读读信吧,看看你认识多少字了!”我忐忑地接过信,认真地给全家人读起来。每次信的开头都是“见信佳”,结尾也都是“此致敬礼”。

我一字一句地读着,有时候也会读错别字。读到去滇池游玩的那一段时,就会停下来,问:“你们去过滇池吗?”奶奶摇摇头,她一辈子都没有出过门,除了回娘家,而爸爸就会回忆起他1992年第一次去昆明时的情景。总之,家里没有一个人能把滇池说明白,见我失望的样子,大家便都说:“你好好读书,将来自己去看。”

寒来暑往,唯有书信互通,传递着家与昆明的讯息,也拨动着异地亲人的相思之情。往返信件要一个多星期,为了节约邮票的钱,一个月只寄一封信报平安,时间真是无比的漫长!

邮递员骑着自行车来到家门口,打响清脆的铃声,我们在旁人羡慕的目光中接过来自远方的信。劳作了一天之后,我们在睡觉前郑重地拆开信封、品读与分享。来自远方的信,仿佛一束微光照进了我的心灵,我幻想着千里之外的那座城市和无拘无束的大学生活,想着总有一天我要亲眼去看看烟波浩渺的滇池,去看看大学里的图书馆……我枕着信里的甜蜜美美地睡着了。

随着堂哥大学毕业,我们家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信了。可是总有这样的一封信,让每一个人记忆犹新。那封信可能是写给前桌女孩,往事尘封,梦中的女孩已是别人的新娘,却总有青春的怦然心动在信间留存。

还有一封此生难忘的信就是录取通知书。大红色的硬壳信封,金灿灿的“金榜题名 速递佳音”,里面装着的不仅是寒窗苦读的结晶,更是未来的一段旅程。我们拿着这封信,叩开了生命中最青春最激扬的四年。信里不仅有化不开的亲情,还有让我们可以追忆的青春年华、可以铭记的山川故事。

3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不再写信了。大学的时候用打电话、发短信代替了一纸书信。十年过去了,几乎很难在想起当时和父母的对话,而抽屉里那一盒书信却像一个时光老人一样鲜活地告诉你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和家人说过的每一句话,稚气青春的人儿从信中款款走出,和那个时候挺拔刚健的父母又再次相遇了。信证明,声音的持久力远远比不上文字的恒久远。

所以,我还是很爱读信,喜欢那些穿越时空的文字,喜欢信里的那些人,他们并未走远。读“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隔着文字都能听到哀鸿遍野,战火纷飞中的家书弥足珍贵。读《司马迁报任安书》,读到字字涕泪,眼前尽是先生的身影在晃动,他的委屈、他的隐忍、他的爆发力在与任安的书信之中流露。千年之隔、素未谋面,却能感受到化悲愤为力量的情绪涌动。

所以,我还是很爱读信。有一封信,是习总书记写给玉麦的卓嘎姐妹,他说:“你们父女两代人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守护着祖国的领土,这种精神令人钦佩。”在总书记的回信中,我们感受到了玉麦人发自内心的神圣与幸福。五星红旗在玉麦的土地上飞扬,太阳穿过云层撒下万丈金色的芒。你看,信将总书记和藏民的心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信,是温柔如水的,就像母亲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慰着襁褓中的婴孩;信,是催人奋进的,就像黎明前冲锋的号角,鼓舞着我们向前。

4

我很久没有写信了,或者说写信变得很难,因为即便我想写,也找不到一个能够相配合之人。

不过,最近我真的写了一封信,并找到了那个愿意与我配合的人。我的信写给我五岁的儿子,当我提笔的时候,才蓦然想起,他还不识字,于是就用“见画如面”的方式开启了母子之间的第一次书信交往。我用拙劣的笔画记录着孩子出生成长的片段,很多难以启齿的话都可以通过“信”来表达,写信让我得以梳理这一段携手走过的路。一封信写完的时候,便深切地体会到这世间上什么是母与子无非就是,“快乐着你的快乐,忧伤着你的忧伤!”

家长开放日的那天,孩子们在前面欢快地走着,我们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起去穿梭时空的隧道,回味那段信件时光。送信的交通工具记录着时代的变化,单车、二轮摩托、三轮车、汽车,信件到达我们手中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等信的时间不停地在缩短,似乎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零距离”的时代。

在多年未见的绿色邮筒前,我们和孩子寄出了手中的信。孩子们很惊讶,被邮筒大嘴巴吞进肚子里的信要怎样才能寄到自己的手中。是的,每投递出一封信,心里就多了一份惦念,不知道信什么时候会被送到,充满了想象和向往。

你有多久没有写过一封信了,你的耳边是否想起了这样的声音“常给家里来信”“记得给我写信”“想我就给我写信”……现在,就去提笔,给那个你想要写信的人,别忘了“见字如面”。(罗春莉)

上一条:“问题村”的蜕变 下一条:这个春,我在这儿驻足

关闭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主办:中共施甸县纪委 施甸县监察委 版权所有    地址:施甸县甸阳镇甸阳东路012号

备案号:滇ICP备126006145号    邮政编码:678200    电话:0875-8122071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