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文苑】院子里的玉兰花

2019年07月09日 16:20  点击:[]

 

大雨过后,院子里一滩滩的积水,伴着周边绿油油的白蜡树,再看看雨过天晴的蓝天,心情特别舒朗,儿子调皮的在浅浅的积水里跳来跳去,不时时发出一阵阵傻笑。

“小憨包,笑什么啊,这么开心?”

“好玩。”

“妈妈,这是什么花?”

地上散落了许多花瓣,粉红色、淡紫色,儿子在不停的捡起花瓣,我无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这棵花好像在这院子里也有好几十年了吧,树干粗壮,树皮发黑了,应该是上把年纪了。我向后退了几步,想看清楚点,到底是棵什么花。退着退着我也一不小心踩到了积水处,儿子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有点像我在善洲林场看到的那棵玉兰花,对,是的,就是玉兰花,我打开手机对着花照了个图片,搜一搜,对,就是玉兰花。

“小憨包,这棵花叫做玉兰花。”

儿子习惯性的又问了句“什么叫玉兰花?”

这是儿子习惯性的一百个为什么,为了忽悠他,我拿手机搜到的内容念了给他一遍。

他也没听,仍在不停的玩落在地上的花瓣。

转过身看看这个院子,有两棵桂花树,还有花椒树,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的花儿。

这都是小时候院子里的叔叔阿姨种的,忽然想起十多年前,这个院子里住着十二户人家,有好多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我们每天的事情就是吃完饭后,一大伙的小朋友约起玩。小时候经常串门去别的哥哥姐姐家吃饭,总觉得饭特别香,现在才知道“隔锅香”这句话的含义。

小时候院子里大大小小的小孩子差不多有八九个,年纪悬殊也不大,大家每天不是在院子里捉迷藏就是玩泥巴,要么就是到楼下的花丛里逮蚂蚁、挖蚯蚓,要么玩过家家、围起圈圈玩丢手绢、跳绳比赛,要么哥哥姐姐就带着我们去离院场不远处的田埂里捉鱼摸虾,后面跟着一串“小尾巴”,随时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当时院场里还有许多小自行车,一个二个跳上自行车就像弓箭脱了弦一样,飞的就溜走了,剩下一堆爸爸妈妈在院子里叫叫嚷嚷。现在想起来就觉得特别好笑,爸爸妈妈气得直跺脚的样子现在还依依在目。

记得院子里有一个小朋友,有一次他生病了,又想出去玩,就在窗子边看,忽然他看见有个陌生人进来院子里,绕了一圈,推走了旁边哥哥的自行车,他就大声叫起来,突然就从二楼窗子上掉下来了,把嘴唇也摔破了。据考证那小偷被吓跑了,自行车也没偷走。那个大哥哥为了感谢勇敢的小朋友,为了祈祷他早点好起来,特意画了个画像,并用三支蜡烛“供奉”着。

一到冬天,院子里的叔叔阿姨经常聚在一起烤烧烤,院子里种了很多菜,每次烧烤我们经常捣蛋,直接把菜地里的菜摘了趁大人不注意直接拿去烤架上烤,烤青菜、烤白菜、烤大葱吃,气的那些大人边吃边骂,边烤边嚷。

爸爸妈妈不给我们吃糖,说吃多了对牙齿不好,但是我们就是不听话,经常偷偷的把糖果带出来,一大堆小朋友的糖果汇集在一起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味道,爸爸妈妈也只有在院子里看见糖果皮的时候才知道我们又偷吃了,回到家又会被一顿训斥。

二十多年过去了,院子里的那十二家叔叔阿姨搬走了许多,现在也就剩那么三四家人,在院子和儿子玩了一会,也没见个人影,院子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热热闹闹,唯独还有这几棵树、这几株花还在那里慢慢长着。

以前在一起玩耍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各走天涯,时不时从他们父母口中得知近况,有的会在假期遇见,大家少去了以前的欢声笑语,但也少不了嘘寒问暖几句,终究还有那么一份情谊是在回忆里,永远不会消失或褪去。(铁林博)

关闭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主办:中共施甸县纪委 施甸县监察委 版权所有    地址:施甸县甸阳镇甸阳东路012号

备案号:滇ICP备126006145号    邮政编码:678200    电话:0875-8122071    访问量: